您所在的位置:和农新闻网>汽车>爱微游游光账号申请|全民追缉!热心人士合成彩色“梅姨”画像,一同伙去年被判死刑

爱微游游光账号申请|全民追缉!热心人士合成彩色“梅姨”画像,一同伙去年被判死刑

时间:2020-01-11 10:50:47 来源:未知 作者:匿名 阅读:4983

爱微游游光账号申请|全民追缉!热心人士合成彩色“梅姨”画像,一同伙去年被判死刑

爱微游游光账号申请,林宇辉根据老汉描述画出“梅姨”画像。受访者供图

  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 刁明康 李佳雨

  18日一大早,很多人的朋友圈被一张“梅姨彩色画像”刷屏。

  很快,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:“网络上流传的广东增城被拐9名儿童案件嫌疑人‘梅姨’的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公布信息,梅姨是否存在,长像如何,暂无其他证据印证。广东省公安厅未邀请专家对梅姨二次画像,广东警方仍在积极开展寻找其余7名儿童下落。ccser不是公安机关官方权威平台,请大家不信谣、不传谣。”

  不过,一场由网友们自发接力展开的“全国追缉”行动,仍在网络上悄然进行着。部分网友认为,此举系“不愿做儿童侵害的冷漠者”。

  “梅姨”是谁?又是谁制作了她的彩色画像?网友们又为何对追缉“梅姨”这件事如此关注?

  “梅姨”到底是谁?

  涉嫌拐卖儿童的犯罪嫌疑人

  2016年3月,广州增城警方抓获张某平等5名涉嫌拐卖儿童的犯罪嫌疑人。

  经审讯,2003年至2005年期间,张某平等人在广州、惠州等地先后实施数宗拐卖儿童积案。

  据张某平供述,在上述这些案件中,还有一个作为“中间人”的犯罪嫌疑人——“梅姨”。

  为了抓住梅姨,警方依据各种线索再次进行艰辛的追捕,但梅姨似乎“人间蒸发”,再未现身。

  2018年12月,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张维平、周某平2人死刑,杨某平和刘某洪2人无期徒刑,陈某碧有期徒刑10年。

  根据增城警方当年审讯得到的信息,“梅姨”即张维平向其转卖小孩申聪的下一手买家,平时以做红娘为生,暗地里拐卖孩子,讲粤语,会客家话,曾称自己名叫潘冬梅(不排除用假名)。

  为找到此人,增城警方发布一则公告,对一名绰号叫“梅姨”的女子征集线索。警方在发布的征集线索公告中,还贴出了一张“梅姨”的模拟画像。

  遗憾的是,这几年“梅姨”如“人间蒸发”一般,消失了。除了时常出现在自媒体上的“梅姨落网”等乌龙消息外,并未落网。

  两名被拐儿童认亲

  全民追缉“梅姨”再掀热潮

  一直到今年11月,“梅姨案2名被拐儿童已认亲”的消息引发了众多关注。

  据广州增城公安通报,2005年事主于某报案孩子被抢走后,公安机关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工作,并在2016年抓获5名拐卖儿童案嫌疑人。专案组于近期找回2名被拐儿童,并组织家属认亲。被拐儿童认亲后,据媒体报道,其中一人的生父已经自杀,生母已经改嫁。而在认亲后,两名被拐儿童目前都还选择留在养家。

  两名被拐儿童被寻回的消息,让销声匿迹数月的“梅姨”再次成为热门话题。这个涉嫌拐卖人口的女人,究竟去哪里了?就在这时,一幅“梅姨彩色画像”刷了屏。

  “彩色画像”谁画的?

  “画像神探”林宇辉:

  知情人称还原度高

  “退而不休”,61岁的林宇辉用这个词来形容自己目前的日常状态。退休前,他是山东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的高级工程师。因为在央视节目中通过模拟画像“刻骨寻人”,“林警官”一时成为“网红”。

  2017年6月,林宇辉根据美国警方提供的三段模糊视频,绘出了章莹颖被害一案的凶手画像。

  而这幅刷屏的嫌疑人“梅姨”最新彩色画像,亦出自林宇辉之手。

  2017年底退休后,林宇辉被天津一家司法鉴定中心聘为高级专家顾问,他给自己定下了“双百计划”——为100个被拐儿童、100位革命烈士免费画像。

  据林宇辉介绍,2019年3月,他还应广东警方邀请,赴广东调查后绘出了犯罪嫌疑人“梅姨”的最新模拟画像。

  那么,“梅姨”彩色画像是否是假的?对此,林宇辉回应称:“此版本画像的确未经官方平台发布,但该版本画像是根据此前自己所画‘梅姨’形象的素描,经电脑彩色合成后形成,后来将画像发给了家属,以便更好地识别。”

  回忆起作画过程,林宇辉表示:“是根据一名曾和‘梅姨’同居过的老汉描述,耗时4个多小时才完成。”而“梅姨”形象的还原度,林宇辉称:“老汉觉得相似度非常高了,才算完成了画像。”

  至于有多像,林宇辉表示:“最后这一幅,老人说,相似度达到了90%左右。”

  此外,针对网上有网友质疑,“梅姨”是否真实存在的问题,林宇辉18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“‘梅姨’确有此人。”林宇辉还原了老汉在现场讲述与“梅姨”交往的详细过程:老汉曾表示,虽然曾和“梅姨”同居,但却从未见过对方的身份证和户口本,因此并不清楚“梅姨”的真实姓名。据老汉当时的讲述:“她说自己经营点小生意,有时也做红娘,当问及姓名,她说叫‘梅姨’就行。”

  被拐儿童父亲:

  已将“梅姨”最新信息交给警方

  今年42岁的河南周口人申军良,14年前在广州增城打工,租住在石滩镇沙庄。

  2005年1月4日上午10点多,他在上班,妻子在家中照看一岁的儿子。结果,妻子被人从后面偷袭、捆绑后,儿子也被抢走。

  14年来,申军良一直在寻找儿子,他去过多地,张贴了数万份寻人启事,欠下50多万欠款,妻子的精神也出现问题。张维平等人被抓获后,他知道了儿子是被张维平抢走,并通过“梅姨”卖了出去,但找不到梅姨,儿子的下落也不得而知。

  为此,他反复寻找线索,并于近日,将他所知道的关于“梅姨”的最新信息提交给了警方。

  申军良此前在微信上告诉华西都市报、封面新闻记者,之前,“梅姨”信息有一些偏差,最新信息应该是这样的:

  据申军良掌握的线索:梅姨在2003-2005年期间,长期居住在增城客运站附近的城丰村,平时以做红娘为生。年龄(今年)在65岁左右,身高一米五几,讲粤语和客家话,脸盘较大较圆,眼睛不大不小单眼皮,嘴巴较大,鼻孔外露。曾长期在增城、惠州、紫金、韶关新丰活动(不排除她是新丰人)。

  “全民追凶”背后

  网友:通过网络,将“梅姨”揪出来

  对于“梅姨”的彩色画像为何能在网络上热传并刷屏,网友称转发理由很简单:就是要通过网络的力量,将“梅姨”揪出来。

  而这张彩色画像,也被网友添加了“共同关注身边的线索,一起寻找‘梅姨’的下落”等文字。

  也有网友指出,“不做儿童侵害的冷漠者,防拐的路上永不停歇”。

  当然,也有不同声音。

  其中一位网友便表示,“做画像打拐没有问题,问题是光凭一张画像来‘全民通缉’可能会伤及无辜……通过画像找人,更需要有进一步的特征描述。把画像公之于众,也是为了让大家警惕,而不是直接扮演警察的角色去抓人。”

“梅姨”的三版图片

  近日,有关人贩子“梅姨”的图片在朋友圈以及网络平台热传,图片中附有“梅姨”的头像图,以及“寻找梅姨”、“一起寻找梅姨的下落”等文字,并附有二维码,扫描会链接到“ccser儿童失踪预警平台”(以下简称ccser平台)。11月18日,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曾发布消息称,“梅姨”的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公布信息,ccser不是公安机关官方权威平台。

  11月18日,ccser平台秘书长回应北京青年报记者称,发布这张图片是希望让大家能够关注彩色的“梅姨”画像,有线索及时举报,放二维码可以让大家将线索反馈给平台。画像专家林宇辉18日对北青报记者称,他在今年画成了黑白的“梅姨”画像,有热心人士看到黑白画像后,用电脑合成了蓝底的彩色“梅姨”画像,发给了被拐儿童家属。

  多张“梅姨”图片在网络热传

  涉及多起儿童拐卖案

  近日,有关“梅姨”的消息引发关注,一些自媒体发布了一张“梅姨”的素描画像,并称是最新版模拟画像,随即引发不少关注。北青报记者了解到,“梅姨”之所以受到如此关注,是因为涉及多起儿童拐卖案。

  据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分局11月13日消息,2005年1月4日,事主于某1岁的儿子申某在增城沙庄街某出租屋内被两名男子抢走。案发后,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工作。十多年来,专案组辗转广东、贵州、四川等多个省深入开展侦查工作,并于2016年3月抓获张某平等5名犯罪嫌疑人,成功破案。经审查,2003年至2005年期间,张某平等人在广州、惠州等地先后实施数宗拐卖儿童积案。2018年12月,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张某平、周某平二人死刑,杨某平和刘某洪二人无期徒刑,陈某碧有期徒刑10年。

  据广州当地媒体此前报道,张某平交代,多起拐卖儿童案中,均通过一名人称“梅姨”的中间人完成交易。另据央视新闻2017年6月消息,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分局发布了一张“梅姨”的照片,称“梅姨”真实姓名不详,现年约65岁,身高1.5米,说粤语、客家话,曾长期在增城、韶关新丰地区活动,涉嫌多起拐卖案件。

  而在近日,多家自媒体再次转发了一张新版的“梅姨”黑白素描画像,画像中“梅姨”稍微胖一些。此外,还有一张彩色的“梅姨”头像,以及另一张带有文字的“梅姨”彩图也被大量转发。在刷屏的“梅姨”彩图中,包含了“梅姨”的彩色头像,头像旁配有文字称“寻找梅姨”、“你每一个微笑的动作,都有它的意义”、“共同关注身边的线索,一起寻找梅姨的下落”,并附有二维码。北青报记者扫描二维码,发现会链接到“ccser儿童失踪预警平台”。因为涉及拐卖儿童案件,不少人出于好心,所以在朋友圈以及网络平台中转发,希望大家能帮忙留意“梅姨”的线索。

  公安部称图片非官方发布

  平台回应希望找到线索

  就在带有文字的彩图热传后,11月18日,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发布消息称,网络上流传的广东增城9名被拐儿童案件嫌疑人“梅姨”的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公布信息,梅姨是否存在、长相如何,暂无其他证据印证。广东省公安厅未邀请专家对梅姨二次画像,广东警方仍在积极寻找其余7名儿童下落。ccser不是公安机关官方权威平台,请大家不信谣、不传谣。

  11月18日,ccser负责人、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秘书长张永将对北青报记者回应称,ccser是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(china’s child safety emergency response)的英文简称,确实不是官方平台,而是民间互助平台。成立至今的4年时间里,平台协助家庭找回了800余名孩子。张永将说,他曾经做过刑警,平台成立的初衷是希望能够在前期削减基层民警的工作量,利用民间互助的方式找回孩子,同时信息也会同步报给警方,配合警方工作。

  对于此次引发关注的“梅姨”图片,张永将说,发布这张图片是希望让大家能够关注彩色的画像,因为彩色照更加接近真人,如果有发现能及时举报,没想过会在朋友圈刷屏。张永将说,“到年底的时候,大家都希望能够找到梅姨,找到梅姨就有其他的线索,希望让这些家庭过个团圆年。”

  对于图片上加上了平台的二维码信息,张永将说,最初只是在小圈子里发了这张图片,加上二维码是觉得信息由平台发布,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,如果有线索可以及时联系平台,通过平台也可以将信息反馈给被拐儿童家属以及警方。“如果真的想帮助家长和失踪的孩子,还是要更多关注这个人本身,我们平台是谁都无所谓。”张永将说。

  第二版素描图由林宇辉画成

  彩图为他人合成

  “梅姨”画像到底从何而来?北青报记者18日也联系了被拐儿童家属申军良以及画像专家。从2005年儿子被拐至今,申军良从未放弃寻找儿子申聪。据广州增城警方近日消息,今年以来,公安部、广东省公安厅刑侦部门组织广州、增城两级公安机关应用智慧新警务技术,不断缩小被拐儿童的查找范围。专案组先后奔赴全省各地对疑似对象逐一筛选摸排、调查走访,于近期找回其中两名被拐儿童,并组织家属认亲。

  但这两名孩子并不包括申聪,申军良对北青报记者称,在两名孩子被找回后,他无疑更加有了希望,但是同时也希望能找到“梅姨”的下落,以便找到包括他孩子在内的其他7名被拐儿童。申军良说,第二版“梅姨”的黑白像是由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画出来的。

  18日,林宇辉对北青报记者称,“因接触过‘梅姨’的人认为此前‘梅姨’画像不像,今年3月份的时候广州市增城区刑警大队邀请我第二次为‘梅姨’进行画像。”

  林宇辉说,在紫金县派出所,他通过与“梅姨”同居两年的当地老人及其女儿进行沟通,称其相貌与面目特征属于普通农村妇女的样态,“个子一米五几、体态较胖、脸比较大”。据悉,“梅姨”在紫金县某乡村与老人同居期间,绝口不提自己的真实姓名,“住个几天就走,过个几天又回来了”。同居老人的女儿因村里的一些议论,向父亲提议两人结婚,称“你要是跟她长期在一起,就跟她结婚,不然村里面人会一直风言风语”。林宇辉说,老人正式向“梅姨”提出结婚请求之后,老人的女儿跟“梅姨”索要身份证去民政部门拿结婚登记表,“梅姨”一口答应,称回家拿身份证,但就此一去不返,手机无法打通。

  针对网络上流传图片中的素描图与彩色图,林宇辉称这是热心人士看到黑白图后主动提供的帮助,“一个做电脑软件画像的人看到黑白画像,出于热心想帮助画像发挥更大的作用,彩色图做完后通过朋友转发给我。”当时,林宇辉觉得“梅姨”彩色版很贴近素描图就转发给了申军良,申军良转发至国内寻子相关平台后就此流传开来。

  但画像毕竟是根据他人描述而画成,公安部表示彩图并非官方发布。林宇辉提醒称,图片是一种参考,民众遇到与“梅姨”合成彩色像面貌相似的人不要立刻去报案,要根据体态、语言等信息进一步确认后再做决定。

  11月18日,对于目前网络上流传的“梅姨”画像,北青报记者多次联系广州增城警方,工作人员称如有消息会对外发布。但截至记者发稿时,尚未收到警方回复。

  文/本报记者 郭琳琳 实习记者 许张超 统筹/蒋朔

  对话

  申军良:梅姨确有其人 后两张相似度更高

  针对这三张“梅姨”的模拟画像和公安部门发布的辟谣信息,被拐儿童申聪的父亲申军良详细介绍了寻找“梅姨”和为“梅姨”画像的经过,并对近日“梅姨”画像印发的传言进行了解释和回应。

  同时,他认为,目前网上出现了很多信息,其实就是大家在找“梅姨”的时候只关注了画像,而没有关注“梅姨”其他体貌特征和行动轨迹。

  梅姨是否真的存在?

  申军良:“梅姨”肯定存在,我有三点证据支撑。

  第一,广东省增城警方在2017就发布过“梅姨”的通缉令,“梅姨”第一张清瘦的画像也同时发布。

  第二,张维平等犯罪嫌疑人在接受庭审时,我是9个被拐家庭中唯一一个在庭审现场的,我亲耳听到,张维平等人在法庭上供述出了“梅姨”及其作案过程。后来我曾亲自去“梅姨”活动的地方进行过了解,张维平等人供述的内容与现场调查内容基本一致。

  第三,我在寻找“梅姨”的过程中接触了很多与她有过交往的人,我还找到了与“梅姨”长期同居的老汉,该老汉也确认了“梅姨”的身份。

  “梅姨”的照片各有什么来历?

  申军良:现在“梅姨”一共有三张照片。第一张的“梅姨”很消瘦,颧骨高。这张是广州警方于2017年6月公布的。

  第二张“梅姨”画像圆脸稍胖,是2019年3月底广州警方请林宇辉画出来的,画出来后,广州警方通过多个官方网络平台都有公布。

  第三张“梅姨”的彩色照片是11月9日中午12点林宇辉警官发给我的。

  林警官发给我的时候说:“小申,梅姨这张电脑画像是我找人做出来的,识别度更高。”于是,我就把这个彩色的画像发布到社交平台上和媒体朋友手上。

  所以说,第一张和第二张素描画像都是官方渠道发布过的,第三张彩色的并非官方渠道发的,是我个人发布的。

  如果找“梅姨”以哪张为准?

  申军良:三张照片都是模拟画像,第一张清瘦的,我在寻找“梅姨”的过程中发现,很多“梅姨”身边的人都说不像“梅姨”。于是,我找到林宇辉警官,希望得到他的帮助。

  他当时还没有退休,不能以私人名义给我画,于是我找到广州警方,通过他们的协调,林宇辉警官去探访了与“梅姨”同居过的老汉和老汉的女儿,根据描述画出了第二张圆脸稍胖的“梅姨”画像。这张画像“梅姨”身边的人都说相似度达到了九成以上,甚至说“这就是梅姨”。

  第三张其实和第二张差不多,都是林宇辉所做,唯一的区别就是第三张是彩色的,更加逼真。所以我认为,第二张和第三张都更像“梅姨”。

  再介绍一下“梅姨”的体貌特征和行动轨迹?

  申军良:“梅姨”在2003年至2005年间长期居住在增城客运站附近的城丰村鸡公山街,平时以做红娘为生,今年65岁左右,身高一米五几,讲粤语和客家话,曾长期在增城、惠州、紫金、韶关新丰活动(不排除她是新丰人)。感谢网友们的关注,希望大家在根据画像进行识别之外,也要关注其体貌特征。

2018年,47岁的贵州男子张维平,这次因拐卖儿童被判了死刑。

12月28日,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。张维平被认定拐卖了9名儿童,作案时间是2003年9月至2005年12月。被拐的9名男童,当时最小的1岁,最大的3岁,其中8人被卖往河源市紫金县。十多过年过去了,这些孩子仍杳无音讯。

张维平是一名累犯,此前曾因拐卖儿童两次被判刑。此次审判的案件中,4名同案犯曾参与拐卖一名儿童,其中被告人周容平也被一审判处死刑,另两名被告人被判无期徒刑,还有一名从犯被判刑十年。

“判了人贩子死刑,我很欣慰。”连续寻子13年的河南人申军良告诉澎湃新闻,他一直希望判张维平死刑,但又担心这个“人贩子”死了,以后没人辨认“梅姨”,“我们的孩子,只有梅姨知道卖给了谁。”

被拐男童申聪出生11个月时的照片。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翻拍

“找工作”的邻居爱逗小朋友,还给孩子买零食

申军良的儿子申聪 ,是在2005年被拐走的。当年申军良在广州增城务工,白天他去上班,妻子独自在出租屋带孩子。

广州中院的一审判决书显示,2005年1月4日上午,被告人周容平、杨朝平、刘正洪、陈寿碧联手将申军良的儿子抢走。当时陈寿碧在楼下把风,周容平负责接应,杨朝平、刘正洪携带透明胶、辣椒水等工具闯进出租屋,将申聪的母亲捆绑,强行抱走1岁的申聪,并将其交给周容平、陈寿碧夫妇藏匿。此后,周容平将孩子交给张维平。张维平将申聪卖至紫金县,非法获利13000元,他将其中1万元分给周容平等人。

张维平、周容平等5名被告人都是贵州省遵义市绥阳县人,来自同一个村。案发11年后的2016年3月,上述5人先后被警方抓获。

张维平归案后供认,除了申军良的儿子,他还在2003年至2005年拐卖了8名儿童。

据判决书记载,张维平拐卖9名儿童的作案地点,有4次是在广州增城区,1次在广州黄埔区,另有4次在惠州市博罗县。

张维平的作案区域,主要选择外来务工人员较多的乡镇。他会到一些出租房附近“踩点”,寻找适合下手的小孩。锁定目标后,他并不急于动手,而是以找工作、租房为名,成为目标的邻居,租住在小孩家旁边、对面或楼上楼下。

张维平租房,一般不出示身份证,偶尔出示的也是假证。他会说一些四川话,甚至还有一个外号“四川”,有时他称自己是广西人。

许多被拐孩子的父母还记得,当年的张维平为人随和,经常和居民一起打牌、打桌球,偶尔到网吧上网。他有个特点——喜欢逗小孩。那些孩子平常由母亲或老人带着,孩子父亲一般要外出上班。

“他看起来是个老实人。”2005年在增城打工的湖南人欧阳春玉回忆,当年张维平在她家隔壁租住了一个多月,“他经常带着我儿子去玩,买零食给我儿子吃,和我儿子玩得很好。”

2005年5月26日上午,欧阳春玉带着2岁的儿子在出租屋内。当时她进了厨房,儿子在门口玩。5分钟后她从厨房出来,发现儿子不见了,后来才知被张维平抱走,再也没有回来。

“我有意逗小孩玩,目的是为了跟小孩混熟,以后拐走他的时候不哭不闹。”张维平归案后供认。

在作案之前,张维平会找机会与目标家庭套近乎,甚至以找不到工作来骗取同情。来自湖南道县的李树全夫妇就上了当。

2005年李树全在惠州博罗的工地做泥工,认识了脚部受伤的张维平。“他说找不到工作,又没有钱。”李树全心地善良,自己掏钱带张维平去诊所治伤,让他在自己家吃住了一周左右,还帮张维平找了一份建筑工地的活。没想到,仅过了20多天,张维平以“给孩子买包子”为由,将李树全一岁半的儿子抱走了。

2017年11月2日第一次庭审时,坐在旁听席的李树全站起来质问张维平:“我们对你这么好,你为什么做出这种事?”坐在被告席的张维平低着头,没有应答。

一些被害人家属出示被拐孩子当年的照片。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摄

福建十一选五